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二章 难破的案子

作者:宋朝才子|发布时间:02-17 01:01|字数:2990

那天,在检查到一处宾馆五层的时候,前面突然传来激烈的嘈杂声和骂声。

“你们这群废物,市里那么多无头案件不去办,整天来查什么酒楼?”

“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说出来吓死你们!”

虎子一听,唔,不对,这是在威胁警察啊!是什么大人物敢这么嚣张?我倒要去看看。

“怎么啦?怎么啦?”他扒开人头探身进去。

眼前一个瘦弱的文质彬彬的小眼镜男人半裸着身子,一脸的愠怒,正对着几个查房的警察气指颐使,飞扬跋扈;而气息之中,明显地充斥着浓烈的酒气。

“我是负责此次检查行动的队长,咋啦?我们查房有什么不妥吗?”虎子打断了小眼镜男人。

随着眼角往房间里一瞟,里面床上还坐着一个中年妇女,同样半裸着身子,用毛巾遮挡着,眼神中倒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惊恐神色。

“我是省委秘书处的,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!”

小个子男人转身走到屋里拿出一本工作证,又转身回来打开展现在众人面前,上面赫然印着“省委秘书处机要一秘”。

“你省委秘书处的又咋样?”虎子一下冒了火。

“别说你是省委秘书处的,就算你是中南海的,老子也敢查!”

“我们行动前并没有人给我们打过招呼说,这里有个省委秘书处的,住几号房的不用查;请问你是在工作吗?和她半裸着身子工作吗?”虎子又指了指里面的女人,身后传来几个兄弟的窃笑。

“你!你!你!”小个子男人开始有些气急败坏了。

“你们这是在扰民!”小个子男人接着指责着。

“扰啥民了?这里是酒店宾馆,不是你们的鸳鸯屋,少给老子废话!来人,把他二人分开询问,查身份证;如果说不出对方真实姓名、工作单位、婚姻状况,就按卖淫嫖娼带回去处理!”

不一会儿,手下兄弟就来告知,两人均已报对名号,那女的是住建厅的公务员,和小眼镜并不是夫妻,有自己的家庭和老公孩子;而小眼镜,却才离婚几个月,未育。

齐虎笑笑,“呵呵,问得够仔细啊。”

“一对狗男女!也不知道又在从事什么权色交易?把他们给老子带过来。”

随后虎子又对那女的教育一番,“看你岁数也不小了,也是有家庭的人了,是不是行为该检点一些?”

“还有你!”他又指着小眼镜教育起来。

“既然和人家有夫之妇偷情就低调点,这么嚣张干嘛?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传到你们单位,大家都很难堪是不是?”

说完此话,只见两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又紫一阵的。

“好了,放了吧!”齐虎手一挥。

临走前,小眼镜偷偷凑到警官面前,“警官,可以知道你的警号吗?”

“市局刑侦一处齐虎,警号—11812115!”虎子声音硬朗地回道。

还有一次,市局为了配合省检察院调查一起贪污腐败案,市局领导保密性地下令重案组停止调查一起杀人案,师傅虎子便在局里咆哮如雷,逢人便说什么如今这社会黑暗得很,连警匪都成一家人了。

就是这样一个性子正直刚烈同时又口无遮拦、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在工作中得罪某些领导便在所难免。

一年前,虎子又被人投诉在办案过程中豪无警察的良好形象;而投诉他的人,据说是省里的某位领导。于是,虎子便被撤掉重案组长职务,调离刑侦一处,到一个最偏远的农村派出所担任副所长修心养性去了。

“哎!”每当想到师傅,林大伟就感慨万千。

因为他这些独特的性格,致使谈了好多女友都未有结果,总说人家太现实不适合做警察的老婆,老大不小了也一直还单着。

假若师傅在某些事情上再看淡一些,言行上再内敛一些,那该是多么完美的人啊!

“头!监控室到了,下一步咋整?”

林大伟愣神瞬间,不知不觉已到了酒店监控中心。

“查!从她车子到酒店那一分钟开始,到现在为止。”

林大伟看了看表,“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!”

监控很快被调了出来。

5月23日,周箐独自一人驾车到本市最豪华的龙悦夜总会娱乐。

从20:50分车子驶进夜总会停车场,到21点整周箐正式走入大堂订房,再到22:50分走出大堂钻进车里,始终都是其一人;而随后,再也没见她出来过。

奇怪的是,七天的录像自始自终都只发现周箐一人的身影,这令在场人员毫毛有点倒竖,也令林大伟的希望瞬间破灭。

“没有天理啊!”他喃喃自语着。

监控这么清晰,既然又是凶杀,就肯定会有凶犯的身影。

就算凶犯和被害者熟识,来夜总会之前就已潜藏在车里,那也该在作案后离开啊。

可看到当下一分钟为止,就是发现不了第二人的身影。

真是见鬼了!

“小张,把录像拷下来带回局里做技术分析,看是否有被人为剪切的情况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

三天后,市局技侦三处回复林大伟,录像完整清晰,没有发现任何人为干预过的痕迹。

他又亲自目不转睛地完整看了一遍,没发现。

随后,他又让手下兄弟们轮番审查,最后的结果还是三个字:没发现。

案情分析会上,大家都沉默不已。

还能说什么?

如果真要说,那就只剩下猜想了—凶手行无踪影,可以在监控面前遁形。

或者还有一种可能—自杀。

周箐活生生剜走自己双乳,然后又让胸器和凶器神秘地消失。

想想都是胡说八道。

三天后,市局刑侦一处处长秦刚把林大伟叫到办公室。

“小林啊,有啥发现没有?”秦刚关切地问到。

林大伟把案情和侦查结果向秦处长汇报后,秦刚听完也有点傻眼了。毕竟自己从警多年,啥稀奇古怪的案子没接手过?但这件案子听林大伟这么一说,的确显得十分诡异。

不过,秦处长也是久经沙场的侦破高手,疑难案件经他手破解无数,他始终坚信一点,任何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,只要在办案过程中认真细致,就一定会有发现。

“小林啊!”秦处长语重心长地说着,“受害者是公众人物,此案关系重大,所以才会让我们市局接手;而市局领导又一再嘱托要迅速破案,所以才交予你们重案组,一定得有信心啊!”

“秦处,这一年来我的确尽心尽力了,但无奈个人能力有限,我看还是让师傅回来吧!”

“他?”秦处略一思吟,“不行,这家伙口无遮拦,不适合做刑侦工作,我看他还是在农村派出所帮老乡牵牵牛放放羊比较合适。”

“师傅这个人就是对社会上某些事情看不惯爱评头论足而已,但在专业素质上的确有目共睹,还是应该请示一下市局领导,让师傅回来吧,哪怕不能官复原职,帮他的徒弟我出谋划策一下也好啊!”

秦刚陷入了沉思。

这一年来重案组未破案件堆积如山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,齐虎这小子的确是个难得的刑侦人才,只可惜那张嘴实在太贱,平时又从不拘小节,有点放荡形骇的感觉,一点都不像他爹。

不过转念一想,这小子也许就是个怪才。

平时人们不都说嘛,有才华的人总是会与众不同;因为他们的思维开阔,所以平日里的行为举止自然也会受到影响,不喜欢遵循常规。

想想平日里这小子对刑侦工作爱得那么疯狂,一天没案子破就像丢了魂似的;一年了,重案大案都远离了他,这小子呆在那偏远农村,也最多有机会破点牛马失窃案,想必早已经憋疯了。

不如趁此机会去看看,也许这小子早就千万次地闭门思过了,只要能重回市局刑侦处,也早就暗下决心,收敛自己的臭习惯了。

人嘛,特别是年轻人,谁能无过?改了就是好同志嘛。

第二天,秦刚找到市局领导,将近期刑侦一处的工作做了简略汇报后,又将自己想将齐虎调回来的想法一说,市局领导当下拍板,虎子半年前犯的错误也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,年轻人嘛,只要肯改就是好同志。

听了市局领导的这句话,秦刚自然毫不迟疑地做下决定,第二天就亲赴青山镇,把这小子领回来。

(齐虎是个怎样奇特的人?他最终会跟随秦刚回到刑侦岗位吗?又会改掉过去的臭毛病从而官复原职吗?“5.23”案又是怎样诡异的一个案子?能在齐虎手下迎刃而解吗?种种疑问和悬念都有待破解。)

(请不要走开,待俺一桩桩一件件地慢慢梳理下去)

(才子发誓,此书一定不太监,请各位看官多多鼓励,多多支持,看到情深之处别忘了各种留言、花花种下,小的这厢有礼了!)

宋朝才子 说:

你的留言是俺不断更新的动力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