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七章 :黑衣人

作者:文清言|发布时间:11-23 20:31|字数:2039

“你说我是何人呢?”仇语说道,伸出右手。只见她掌心一道小型的旋风正在逐渐形成。

不过还没等到那旋风完全形成,仇语就已经力竭,瘫坐在椅子上了。

“无影击?你是——”

朗决刚要说出口,却被仇语制止了。

“有些话,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。”仇语喘着粗气说道,一脸煞白。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朗决言罢,恭敬地对仇语行了一礼。

“你我二人之间,这些俗礼就免了吧。对了,这些年,你可曾搜罗到有什么能增加内力的丹药?”仇语问道,像她这般修炼下去,要手刃仇人不知要何年何月去了。虽有心得让她事半功倍,可她还是觉得太慢了。要对付闻人凯远这老东西,必须要像钝刀子一样慢慢磨才行。依着仇语的性格,杀死他完全就是便宜了他,她要看着闻人凯远生不如死。她也要他尝尝,骨肉分离,血亲惨死的滋味。

“早些年倒是从丹王那里得到过那么一点儿,不过被小儿吃掉了不少,刚好还剩下那么一两颗。”朗决说着,在屋子里四处翻找起来。

不多时,他就拿着一个小瓷瓶走到仇语面前,倒出了一粒拇指大小的黑色丹药。这丹药色泽黑亮,一看就是极品,也不待仇语研究了,她伸手拿起丹药一口便吞了下去。

之后起身,走到门前:“把落霞给我吧,长虹太招摇了。”说罢打开门扬长而去。

留朗决在那里叹息:“这江湖,终究是不能平静多久了。”

……

从朗决那里出来以后,仇语便随便找了间屋子,关起门来吸收丹药的药力。为了避免不被人打扰,她插上了门栓,然后盘腿在床上打坐。

幽蓝卿和轩辕晔还在院子里吵闹,而那个小孩儿则是跟那一团白在玩耍,原来那一团白是一只雪狐,黑色的眼珠滴溜溜地不停转着。

屋内,朗决从床下掀开了地砖,露出一个长方形的坑,坑里有一个木头盒子。他把盒子拿了出来,打开了盖子。只见里面安静地躺着两把东瀛武士刀。

想当初他无意中得到了一块陨铁,还没想好要打造成什么东西,消息就走漏了风声。那人拿着一张图纸,找到他的山门,在门中大闹了一番,非要他打造这把兵器。迫于无奈,他只得听那人的,用他刚得到的陨铁打造了这一大一小两把武士刀。

看着这两把刀,朗决就一阵肉疼,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陨铁,就这样拱手给别人做了嫁衣,叫他怎能不气?奈何那人太过强势,门中竟无一人能敌得过她,他也只好作罢。

这一大一小两把武士刀,便是由她取名为:长虹、落霞。

朗决将落霞拿出,复又将长虹放回原处,这才走出了房门。

“老东西,你拿的什么?给小爷我瞧瞧。”小孩儿看见朗决手中的刀,想要拿来玩两下,却被朗决一个眼神制止了。

不过旁边的幽蓝卿和轩辕晔也看到了,二人齐齐凑了过来。

“这是什么武器?好奇特啊,看起来像刀,不过这刀刃是不是太窄了?而且咱们靖安的刀不是这样的啊。”幽蓝卿问道,就想伸手去拿,却被小孩儿拍掉了他的爪子。

“小爷我都没得看,凭什么给你看?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旁边的轩辕晔直接乐出了声:“活该,谁让你动人家东西的?哈哈哈哈”

“轩辕晔!”幽蓝卿低吼,转身就和他打了起来。

二人在院子里你来我往的,不少花草全被他们毁了,可二人还不自知,依然在那里纠缠。

……

是夜,众人都在屋里休息,唯独朗决的房间了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。

“不知阁下深夜到访寒舍所为何事?”朗决道,起身点了油灯。

只见那人端坐在椅子上,一身黑衣蒙面,冠发未绾未系,随意地披在身后。

“老家伙,我是谁你不用知道,你只需要把长虹给我就行了。”那人淡淡地说道,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生生将人逼出数米之外。

“老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阁下还是请回吧。”朗决当即就下了逐客令。

开玩笑,那个女人现在还在他这院子里,要是让她知道还有人知道长虹的事,她能亲手撕了他。

“这么跟你说吧,当年那人来这儿的事我也知晓,关于长虹,我不想多言,你只需知道,这世上除了我,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得到它!”这话说得,无与伦比的霸气。

“阁下还是请回吧,老朽这里,没有你说的那件东西。”朗决拂袖,再下逐客令。

“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的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要知道,我比起那人来,可是毫不逊色的。”黑衣人说道,猛然将内力外放,震得朗决后退数步。

朗决心中大惊:饶是当年的仇语也不敢说只靠内力外放就将他震退数步,但眼前这人却做到了,可见此人是多么的可怕。

可即便如此,他也不能交出长虹,毕竟那个人还在他的院子里,如今只能先拖延时间了,这个幽蓝卿枉称第一公子,这么大个人混进院子里来了都不知道,真是气死他了。

“不知阁下为何非要这长虹不可,据我所知,它并非公子之物。”朗决笑道,事已至此,他也没必要再隐瞒长虹在手中的事实了,反正眼前这人已经知道长虹在他手中了。

“长虹的确不是我所有,不过它乃我一位故人的遗物,所以我必须拿走它。”黑衣人淡淡地道,收起了内力。

“故人?不知阁下与那人是什么关系?”朗决问道:“实不相瞒,小老儿受人所托,代为保管,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交给你了,小老儿不好交代啊。”

“老东西,你的话有些多了。”黑衣人斜睨了朗决一眼,眉宇间净是不满。

“我就说有什么东西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,连个舒服觉都不让人睡,原来是有贵客到访啊。”话音刚落,就见朗决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了,轩辕晔手持长剑,正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黑衣人。

文清言 说:

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、微博、百度账号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邪王霸爱:阎罗夫人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