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001 悠悠我心

作者:花容|发布时间:10-20 11:02|字数:1987

“夫人,起风了,进屋去吧。”我闻言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。

他容貌清俊,却抵不过那人眼波流转间的一抹瑰丽。三年了,我终究没能忘得了梅长生,纵然夫君待我千般好,虽举案齐眉,到底是意难平……

十四岁那年,我随娘亲去戏园子听戏,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,我却昏昏欲睡,旁边的小丫头阿紫拽着我的衣袖道:“听闻戏班子里的梅长生有天人之姿,小姐何不去看看!”

我看到梅长生的时候,他蹲在梅树下,满身泥土,形容狼狈。

他看到我,笑问道:“哪里来的小姑娘?要不要尝尝我的梅花酿。”

我拿出偷藏的松子糖给他下酒,他含着糖,笑得像个孩子。

他说他没吃过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松子糖,他说从会说话起便学着唱戏。

他醉酒后,非要给我唱《杜十娘》,他摇晃着身形,嘴里含混不清地唱着戏词,咿咿呀呀,缠绵悱恻。

那天起,我常去戏园子里看他,他在台上唱戏,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个个风华绝代,我坐在台子下,拼命为他鼓掌。

我去后台找他,他妆还没卸下,精致地仿若画中人。见我进门,他笑道:“丫头又贪我的酒了?”

这一笑,便仿佛万紫千红盛开,火树银花绽放一般,画中人顿时鲜活了起来,从三千里外的神山走入了万丈红尘。

“长生,我喜欢你!”

梅长生依旧笑得风轻云淡:“阿芸喜欢我什么样子?”

我答不上来,固执地认为他在敷衍我,依旧日日去寻他。

我同往常一样去戏园子,父亲带着家丁来找我,阿紫歉疚地看着我。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家丁抓着,我看到人群中的梅长生悄悄离去……

“阿芸,他背后的靠山我们惹不起。”是了,昆玉班能一班独大,梅长生能成为戏曲大家,若说这背后没个后台,真是让人不敢相信。

半月后,父亲为我定亲了,是本地大户赵家,成亲之日将近,看守我的人也放松了警惕,我溜去戏园子找他,却看到他同往常一样笑语晏晏,桌上摆着他最喜欢的梅花酿,我最爱的松子糖,只是对面坐着其他女子,那女子我认识,知府家的千金。

我狼狈而归,灰头土脸,一败涂地。

嫁入赵府三年,我不幸患上天花,被家人移到偏房,不时地昏睡。

前头是赵老太爷的生辰,听说请了有名的昆玉班。

我醒来时,发现双手被人握住,那人赫然是梅长生,他脸上尽是疤痕,声音嘶哑:“我变成这般模样,她才会答应放我走。”

“长生,再为我唱一曲《杜十娘》吧。”

他起身咿咿呀呀地唱着,声音嘶哑,却是我听过最好的曲子。

谁说戏子无情,岂知无情之人皆非无心,一悲一喜一抖袖,一跪一拜一叩首,一颦一笑一回眸,一生一世一瞬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

“夫人,起风了,进屋去吧。”我闻言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。

他容貌清俊,却抵不过那人眼波流转间的一抹瑰丽。三年了,我终究没能忘得了梅长生,纵然夫君待我千般好,虽举案齐眉,到底是意难平……

十四岁那年,我随娘亲去戏园子听戏,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,我却昏昏欲睡,旁边的小丫头阿紫拽着我的衣袖道:“听闻戏班子里的梅长生有天人之姿,小姐何不去看看!”

我看到梅长生的时候,他蹲在梅树下,满身泥土,形容狼狈。

他看到我,笑问道:“哪里来的小姑娘?要不要尝尝我的梅花酿。”

我拿出偷藏的松子糖给他下酒,他含着糖,笑得像个孩子。

他说他没吃过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松子糖,他说从会说话起便学着唱戏。

他醉酒后,非要给我唱《杜十娘》,他摇晃着身形,嘴里含混不清地唱着戏词,咿咿呀呀,缠绵悱恻。

那天起,我常去戏园子里看他,他在台上唱戏,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个个风华绝代,我坐在台子下,拼命为他鼓掌。

我去后台找他,他妆还没卸下,精致地仿若画中人。见我进门,他笑道:“丫头又贪我的酒了?”

这一笑,便仿佛万紫千红盛开,火树银花绽放一般,画中人顿时鲜活了起来,从三千里外的神山走入了万丈红尘。

“长生,我喜欢你!”

梅长生依旧笑得风轻云淡:“阿芸喜欢我什么样子?”

我答不上来,固执地认为他在敷衍我,依旧日日去寻他。

我同往常一样去戏园子,父亲带着家丁来找我,阿紫歉疚地看着我。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家丁抓着,我看到人群中的梅长生悄悄离去……

“阿芸,他背后的靠山我们惹不起。”是了,昆玉班能一班独大,梅长生能成为戏曲大家,若说这背后没个后台,真是让人不敢相信。

半月后,父亲为我定亲了,是本地大户赵家,成亲之日将近,看守我的人也放松了警惕,我溜去戏园子找他,却看到他同往常一样笑语晏晏,桌上摆着他最喜欢的梅花酿,我最爱的松子糖,只是对面坐着其他女子,那女子我认识,知府家的千金。

我狼狈而归,灰头土脸,一败涂地。

嫁入赵府三年,我不幸患上天花,被家人移到偏房,不时地昏睡。

前头是赵老太爷的生辰,听说请了有名的昆玉班。

我醒来时,发现双手被人握住,那人赫然是梅长生,他脸上尽是疤痕,声音嘶哑:“我变成这般模样,她才会答应放我走。”

“长生,再为我唱一曲《杜十娘》吧。”

他起身咿咿呀呀地唱着,声音嘶哑,却是我听过最好的曲子。

谁说戏子无情,岂知无情之人皆非无心,一悲一喜一抖袖,一跪一拜一叩首,一颦一笑一回眸,一生一世一瞬休。

花容 说:

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、微博、百度账号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青青子衿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