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18章 给我抱走

作者:黛小幽|发布时间:10-05 15:09|字数:1645

野了几天之后,乐翩翩的心就再也收不回来了。

尝过自由的滋味,谁还会再想回到最初的禁锢之中去。

也许,这就是乐翩翩想要逃离的动力吧。她有家人,有朋友。即便过去的生活平凡,琐碎,有过不开心。但那终归是她曾经所拥有过的自由。

是乐翩翩可以随意支配的人生。

乐翩翩坐在桌前,偷偷觑了一眼岑容。发现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,手中的笔不断地在另一张纸上写出思路,归纳总结。

很好,现在就是个偷懒的好机会。

乐翩翩接着伸懒腰的动作,把头微微朝身后的窗外侧过去。庭院中那几只黑背正望穿秋水,盼着饭点快些到——只有饭点的时候,岑容才会大发慈悲地放乐翩翩和它们玩一会儿。

乐翩翩不出声音地叹了口气。她也好想和它们一起玩儿啊。甚至私底下都偷偷给它们每一个都取了名字。总共七只,她索性按照葫芦娃给它们取。

领头的那只,也是跟她关系最好的,是大娃。二娃有一只耳朵受过伤,总是耷拉着,最好认。喜欢趁她不备在背后搞偷袭扑倒她,成功之后还洋洋得意的是三娃。四娃的右后腿和她一样,有点跛,但自己永远跑不过它。五娃最安静,喜欢趴在一边看兄弟们玩儿,像个领导。六娃的舌头比较长,总爱露在外面。七娃最闹腾,像是精力永远用不完似的。

乐翩翩百无聊赖地把下巴搁在桌上,满脸写着“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”。

岑容哪里没把她这些小动作给看在眼里。他的心里也有些急躁。这都过去几天了,怎么岑管家还是没把该送给乐翩翩的宠物带来。

在岑容眼里,这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。不就是条狗吗?哪里找不到。他在巴黎的时候,几乎天天都能踩到狗屎。

与此同时,岑容也在心里默默猜想着,乐翩翩在收到这份礼物之后会是什么样子。高兴?还是不敢收?

同处一个房间的两个人,各自抱着不同的心思,谁都不告诉对方。

心的距离,就这样被越拉越远。

唉,还是工作吧。要是自己今天没把这些事儿都给做完,怕是岑容连饭都不会给她吃。

乐翩翩已经领教过了岑容在工作上的认真劲。说不给饭吃,那是真不给。那次要不是岑管家晚上在岑容睡下之后,偷偷给自己送夜宵,怕是她就要饿死在床上了。

轻咳几声,乐翩翩重新握住笔,开始把目光和注意力集中在文件上。

门外几声清脆的幼犬叫声又将乐翩翩的思绪给打乱了。

哪来的小狗?乐翩翩不敢朝门的方向看,只能在心里猜想着。

这里除了前几天来的那七只退役的军犬外,乐翩翩从来没见过有其他动物的存在。怎么突然间就……

乐翩翩正想着呢,岑管家就推门进来了。他的怀里抱着一只雪白雪白的比熊,一双黑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,不时地朝岑容看看,又朝乐翩翩瞅瞅。

岑管家带着他一贯以来的招牌微笑,将门关上后,把那只比熊从怀里放了下来。

这比熊在岑管家怀里的时候就有些不怎么安分,一直想要下来。现在终于如愿以偿,开心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,到处转圈圈。

乐翩翩只看到一团雪白滚到东滚到西,萌得她心都要化了,恨不得马上上去把它给捧在怀里一顿揉。

岑容看着那比熊,只觉得有些眼熟。眼前的场景和他的记忆慢慢重合到了一起。

好像也是这样的一天,阳光明媚的下午。小小的岑容正在书房里埋头苦读。房间白色的门突然被打开,笑吟吟的岑管家抱着一只雪白的小动物进来。

岑容好似一个局外人,在脑海中看着自己的回忆。他看到那个年幼的自己高兴地把书本纸笔都扔开,冲到岑管家的面前,手舞足蹈地围着那只动物。

门外,是相携而笑的岑父和岑母。

记忆慢慢模糊成了一团,后面的事情岑容不愿再继续回忆下去。看着眼前那一小团,岑容的心慢慢融化了。

屋里三个人一起看着那只小比熊,竟有些其乐融融的味道。

乐翩翩飞快地看了一眼岑容,心想,难道是自己每天和葫芦娃们一起玩儿,所以岑容觉得自己太寂寞,决定给自己找个伴?

岑容虽然长得好,但脸上基本没什么笑,看上去就是个冷美人。乐翩翩脑补了一下一脸冷漠的岑容,怀里抱着卖萌的比熊,不由打了个冷战。

有些可怕的样子。

正当乐翩翩胡思乱想的时候,那只小比熊在屋子中间的羊毛地毯上转了几个圈,嗅了嗅,然后蹲下,尿尿。

岑容瞪大了眼睛看着它尿完,才反应过来。

乐翩翩和岑管家同时把自己的耳朵给捂住。

“快把它给我抱走!”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岑家上空挥之不去。

黛小幽 说:

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、微博、百度账号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欲爱还拒:总裁求爱33天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
手机版